CA168首页 > 自动化信息 > 综合信息 > 信息详情

深圳按下暂停键 芯片被堵在了海岸线

发布日期:2022-03-15 作者:网络
从3月14日开始,深圳正式进入到为期一周的居家办公时期,全市公交地铁停止运行,整座城市顿时安静了下来。不过对于国内的芯片产业链而言,内心显然不会太平静。作为全球集成电路产品的集散中心、应用中心与设计中心,深圳对于国内芯片产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更重要的是,在香港疫情持续爆发的当下,深圳的作用更加凸显。

 
据数据统计,2020年深圳集成电路产业销售规模达到1727.26亿元,产业规模增速达18.91%。其中,集成电路设计产业销售收入合计1287.55亿元,同比增长13.84%,占深圳集成电路产业规模的74.54%,在全国设计业销售收入的比列高达34%。

芯片交期再次拉长,炒作重燃

其实早在3月3日,深圳华强北街道便已经开始暂停营业,这个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集成电路零售市场,也被誉为“中国电子第一街”,占地面积达到1.45平方公里,掌握着国内仅五成公开市场电子元器件现货交易。而华强北的停摆,也让如今本已紧张的芯片供应链神经紧绷,甚至带来了一波恐慌性的囤货情绪。

芯片市场从2021年开始,便陷入到普遍的缺货涨价潮中,也让许多制造业厂商加大了扩产投入,而到了2022年,随着这些制造业的产线落地,交期正在缩短。

但华强北因疫情原因停止运营后,让二级市场的芯片交易与物流都受到影响,华强北的情况,也是如今深圳的缩影。据海纳国际集团的研究显示,2月份,芯片交货周期增加了三天,达到26.2周,而在今年的1月份,该集团报告显示交期其实是在缩短的。

芯片产品交货周期

此外在具体品类上,如微控制器的交付时间达到了35.7周,电源管理芯片交期也增加了一周半左右,而汽车电子类产品交期更是普遍增加两周以上。

交期的增加与香港方面的入境报关增加不无关系,比如在2月中旬,香港报关进入深圳的时效已经延长至3-5天,比原有的时间增加了一倍,并且货物入关前还要消毒静置24小时,而出口的快递时效由原来2天增加到4-5天。

与此同时,深圳的停摆,也让许多半导体制造企业暂停了运营,如富士康目前已经暂停了位于深圳的iPhone工厂生产,而业务的恢复要取决于政府。不只富士康一家,全深圳大多数IC电子厂都已经停工。

产能减少,交期拉长,也开始让市场中元器件价格似乎又诞生出了炒作的苗头。甚至前段时间,深圳华强北还爆出一个段子,某个做芯片生意的老板为了找回自己丢失的一盘芯片,悬赏100万元。

之所以赏金如此高,主要源于这颗芯片为车规级芯片TPS92692QPWPRQ1,在去年年中时价格为100元/片,而在如今,市场价格已经来到了900元/片。一小盘数量在2000片,一盘的价值就在180万元,即便打赏了100万,这位老板还是有很多赚头。

当然,不管怎么说,只要市场仍然处于供不应求,就会导致炒作的现象发生。不过另一方面,这种市场情况,也让接触到的不少芯片厂商即便在如今也坚持营业,不至于让市场完全停摆。但对于那些需要芯片生产产品的厂商而言,就不是一个好消息了。

被堵在海岸线的芯片

这次深圳暂停的一周,带来的或许不仅仅是芯片市场交货周期的拉长,或者是价格的上涨,更严重的情况或许将是货运的停摆,导致芯片无法从香港运往深圳,再从深圳通向全国。

此前香港疫情的爆发已经让芯片通过变得更为复杂,尤其是芯片过去进口主要通过快件,如果量大可以分批申报进口。但如今单个已经限制在了3KG以内,而过去可以达到数十公斤。这也让芯片进口必须分拆成更多的单子,这对于成本的上升是非常明显的。

不过拆单之后价格上升的部分,通常由贸易商来承担。为了应对成本的变化,防止亏本,让贸易商与相关人员只能选择做大额订单,这也让许多需要小批量现货的客户无法及时拿到相关产品。

另一个影响是,由于需要拆分更多的订单,让分拣的工作量增加,导致本就因为疫情而缺少人手的仓库分拣捉襟见肘,许多货物堆积在香港仓库当中一直无法出库,变相拉长了交货时间。

据海关官方数据显示,2022年前两个月中国集成电路进口量同比下降了4.6%,是2020年初以来首次同比下降,另一方面,受到全球芯片短缺推高了半导体价格,进口总价飙涨19.2%,达到688亿美元。

不仅进口数量降低了,同时进口的价格也急剧升高。有公开数据显示,国内当前80%的高端晶圆依赖于进口,但受疫情影响,许多客户已经拿不到晶圆或者晶圆期货延期,导致许多小型代工厂没办法生产。

有行业内人士透露,由于深圳疫情的原因,自己工作的半导体工厂已经通知停工,而该工厂自2020年后都并未停止过生产。

对于下游的企业而言,在当前的局势下,面临着短暂的阵痛期,货源不足,交期拉长,成本上涨都是不小的问题。而香港、深圳、东莞的严控,让芯片的贸易、设计、制造都受到巨大影响,目前这种影响暂时还未传导至消费者,但未来的风险不容小觑。

而更大的风险是,香港疫情还未看见有完全管控的迹象,这也让许多跨境司机已经无法实现过境作业,许多产品堆积在香港无人运输,运力严重不足。在成本上,疫情爆发前,货代公司一辆车一次运输费用在1000元左右,而今已接近1万元。

深圳与东莞的封城也让那些从香港运输过境的元器件产品很难被送至相关企业中,企业也无法如期生产,生产出来运输也是个问题。这些芯片,已经被堵在了这条海岸线上。

从今年开始,深圳一直陆续有零星的疫情爆出,这对于全市的生产秩序造成了持续性的影响,包括芯片的生产、贸易等。此次的封城一周,也是为了将问题彻底解决,让城市恢复到过往的秩序当中。就好像是一道选择题,是长痛还是短痛,不过这次选择的是快刀斩乱麻。
[信息搜索] [] [告诉好友]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0条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