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168首页 > 自动化新闻 > 企业新闻 > 新闻详情

仅用七年,宁德时代成为全球最大车载电池供应商!

发布日期:2018-06-12 浏览次数:45 来源:日经在线
         中国企业正在席卷纯电动汽车(EV)电池市场。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CATL)在成立后的第7年成为全球最大车载电池生产商,其借助中国的外资限制政策和规模优势实现快速扩张。包括全球第3大车载电池企业比亚迪(BYD)等在内,中国企业在全球车载电池市场占据6成以上份额。2019年,中国将实施要求汽车厂商必须生产一定比例纯电动汽车的政策,正式迎来真正的纯电动汽车时代,依托国家战略的中国企业已早早开始谋求掌握主动权。



         5月中旬,记者来到中国南方的小城市福建省宁德市,发现丰田的技术人员进入了一栋建筑物。一位女员工(36岁)告诉记者,「这1年来了几十次。丰田等日系、还有欧美的大厂商开始经常来」。这里就是2017年成为全球最大车载电池厂的商宁德时代的总部。


         周边除了宁德时代的总部外几乎什么也没有。道路上尘土飞扬,是中国典型的农村地区。为何全球汽车厂商都被吸引至此呢?一名日本汽车厂商的高管表示,「感觉纯电动汽车用电池领域胜负已定,决定今后让全球规模最大、又有资金实力的宁德时代为我们供应电池」。


         过去曾是另一番景象。丰田等全球大型汽车厂商要么自主生产核心零部件电池,要么依赖技术实力占优势的日本或韩国大型电池厂商供货。但熟悉中国汽车市场的瑞穗银行主任研究员汤进指出,「这一战略已经渐渐行不通了」。


         其背景是电池制造技术在最近几年快速进步,与液晶面板和光伏电池一样,「设备产业化」趋势愈发明显。能够进行大量生产、资金实力雄厚的企业越来越占据优势,技术领先的日韩企业的处境则越来越严峻。全球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企业德国博世2月因投资负担过重而决定缩小电池业务。

 


         宁德时代与国内外的18家汽车企业在车载电池领域开展合作(上海蔚来汽车的新车「ES8」采用宁德时代生产的电池)


         宁德时代成立于2011年,原本是从日本电子企业TDK的电池子公司中剥离出来而成,负责车载电池业务。TDK曾向美国苹果等企业供应电池。


         宁德时代从德国博世、大陆集团(Continental AG)、法国法雷奥集团(Valeo)等全球零部件巨头大量挖来技术人员,与其他企业拉开差距,巩固基础。有相关人士表示「仅从博世就挖来了20人」。


         在此基础上,宁德时代还与政府携手,借助以优厚待遇引进海外超一流人才的「千人计划」,聘请美国电池行业的权威博阁仁(Robert Galyen)担任首席技术官(CTO)。宁德时代被称为「与国家合力打造的企业」。



         宁德时代通过向宝马的SUV供货,从宝马吸收了电池技术,促进了自身的成长。目前,宁德时代以欧美车企为中心,与全球18家汽车厂商在电池领域建立了合作关系,今后海外纯电动汽车市场的扩大也将对宁德时代构成利多。


         4月,宁德时代获批赴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将通过上市筹集超过2千亿日元资金用于新建工厂。宁德时代2017年的电池出货量猛增至2016年的约2倍,达到12GWh(吉瓦时,1吉瓦时=100万千瓦时),到2020年将进一步增加至50GWh。这一出货量相当于近200万辆纯电动汽车的电池量。


         与宁德时代一同成为领头羊的还有比亚迪。比亚迪同时开展车载电池和纯电动汽车业务。其作为中国纯电动汽车的先驱,占据国内纯电动汽车市占率的首位。


         中国2019年将开始实施新能源车积分政策,要求汽车厂商必须生产一定比例的纯电动汽车。达不到要求的厂商需从其他达到要求的厂商处购买「积分」。据推算,政策实施后比亚迪最初3年仅靠出售积分就能至少获利140亿元。预计比亚迪将活用资金实力,与宁德时代一同进一步拉开与其他厂商的差距。


         中国电动汽车电池厂商的崛起与自信


         3月,在东京的一场电池展会上,有一位演讲者格外引人关注。他就是中国新兴电池企业宁德时代的研究院总监梁成都。梁成都充满自信地表示,宁德时代的纯电动汽车电池通过技术创新,将能具备与内燃机相同的竞争力。


         宁德时代总部设在中国福建省,由新能源(香港)科技有限公司(ATL)的车载业务部门独立出来,于2011年组建。新能源(香港)科技有限公司曾被日本电子企业TDK收购。之后,宁德时代在当地的商用车电池等领域不断取得成绩。同时,和欧洲整车企业关系深厚,进行了多次技术测试,自2012年起向德国宝马X1供应车载电池。


         宁德时代正筹备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计划融资131亿元。从招股说明书中可以一窥这家「红色电池新星」的容貌。


         2016年销售额达到148亿元,在1年的时间内猛增至2.6倍。员工人数截至2017年6月底为1.8万人,相比2016年底,在半年时间内增加近6000人。在通过上市筹集的资金中,约95亿元计划用于对中国国内新工厂的投资。


         截至2016年的车载电池产能按容量计算达到6.8吉瓦时。如果新工厂投入运行,到2020年有望达到50吉瓦时的产能。松下在美国内华达州的「Gigafactory」工厂如果满负荷运转,将达到35吉瓦时。由此可以看出宁德时代的强劲势头。



         不仅是计划,实际业绩也有望快速增长。据调查公司Techno Systems Research统计,从2018年度车载锂离子电池的供货量份额来看,相对于居首的松下的18%,宁德时代预计达到17%,将超过此前是中国最大电池企业比亚迪的15%。


         充电电池的价格将影响纯电动汽车的收益性。这是因为确保现实性的续航距离,纯电动汽车要配备大量的充电电池。「相对于混动车的6万日元,纯电动汽车高达140万日元。要问能否体现到售价上,很难回答」,丰田副社长小林耕士以蓄电池的成本为例,在2月的财报发布会上回答了关于纯电动汽车的收益性问题。


         为了降低电池价格,量产效应非常重要,各家车企竞相展开了投资。不仅是宁德时代,松下、韩国三星SDI和LG化学等都在增强产能,英国调查公司HIS Markit认为,世界车载电池产能到2020年将增加至2016年时的4.5倍。


         美国通用汽车(GM)透露,从LG化学采购电池单元的价格为145美元。但是,宁德时代的梁成都表示,随着产量的增加,到2022年或将迎来100美元/千瓦时的时代。


         作为新兴势力的宁德时代毫不畏惧领跑企业,走在投资竞争的风口浪尖,是因为背后有中国政府拟于2019年引进的「新能源汽车积分」制度。中国将要求车企在华生产和进口的一定比例的「新能源汽车(包括混动车和纯电动汽车等)」。其中,纯电动汽车的数量换算的方法复杂,但设置了到2019年达到10%、2020年达到12%的门槛。


         产业政策的色彩浓厚。如果车企不从中国政府认定的电池企业采购,就无法被计算为新能源汽车。宁德时代将享受政策福利。



         另一方面,不断增长的车载电池业务时刻伴随风险。「电池单元的量产需要约200亿欧元的初期投资,以及数十亿欧元的运行成本。商业化面临过大风险」,世界最大零部件企业德国博世2月28日发出的声明就象征了这种严峻性。


         博世宣布放弃车载电池单元的自产化。日产汽车也将与NEC共同出资的车载电池企业出售给中国的投资基金,明确了与投资竞争保持距离的姿态。


         另一方面,丰田与松下在携手招募合作伙伴。计划将电池销售给其他汽车制造商,从而确保产量。丰田社长丰田章男表示:「我们两家企业不会对外封闭,希望为汽车厂商的电动车普及做出贡献」。两家企业将研发安全性能更高的下一代全固体电池。


         除了投资负担以外,可能引发电池行业波动的另一因素是资源的确保。但构筑循环再利用体制,也蕴含着提升竞争力的可能性。


          电池的正极材料所使用的钴的国际价格在2年内暴涨3倍以上。2017年秋季,德国福斯汽车举行了招标活动以确保钴的长期供应,从而引起了广泛关注。在占供给量一半以上的刚果民主共和国,被指存在雇用童工问题。IHS分析师理查德·金分析称,「如果投资集中在开采上,钴价可能会稳定下来,但短期内竞争仍将持续」。


         正因为资源宝贵,循环再利用才显得不可或缺。日本企业的优势是在混动车领域积累下来的经验。丰田将从2018年度开始进行实证实验,将用过的车载电池再利用于大型蓄电池系统上。本田也正在研发从使用过的电池电极内有效提取镍钴合金的技术。


         中国开始实施新能源汽车积分政策的2019年,将是电动汽车真正迈向普及的转捩点。但是,各电池企业和汽车制造商并非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该如何构筑从资源的确保、制造到再利用的产业链呢?无疑中国将成为「试验田」。

[新闻搜索] [] [告诉好友]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0条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视觉焦点